1. <small id="mdom5"></small>

              減稅難是因為要為計劃生育還債

              梁建章 原創 | 2018-09-05 11:58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減稅 計劃生育 

                 近年來,中國經濟面臨較大下行壓力,減稅呼聲很高。最近通過的新個稅法,把起征點提高到5000元/月。但與此同時還有另一項重要改革,那就是明年1月1日以后,將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社保費。這就意味著,原先那些按社保繳費基數下限參保的中小企業,未來在社保方面所需支付的費用將增加,據此計算,對于有些企業和部分職工來說,在改革之后的總體支出不降反升。

                之所以會出現強化社保征收的改革,主要原因是國家的社保急需補充。近幾年,我國社保基金累計結余規模雖然在不斷增大,但是總收入同比增長的速度,卻明顯慢于總支出的增長速度。例如,2016年,我國五項社會保險基金總收入為5.36萬億元,比上年增長14.1%;總支出4.69萬億元,比上年增長20.3%;基金累計結余為6.64萬億元,比上年增長11.5%。社保收入慢于支出這種現象會越來越嚴重,畢竟中國的老齡化程度正在迅速提高。至于出現這種局面的原因,一部分是由于科技進步帶來的人均壽命提升,但更重要的原因,則是計劃生育政策所造成的年輕人口減少。

                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末,我國60周歲及以上人口超過2.4億,據預測,到2030年,60歲以上人口將達到3.5億。在同一段時期間,相對應的16-59歲勞動年齡人口則從9.02億減少到8.24億。其結果就是每個勞動力需要撫養的老年人(即所謂老年人撫養比)迅速增加。

                下圖是1982-2050年老年撫養比:

              (注:老年撫養比=65歲以上人口/ 15-64歲人口*100%)(注:老年撫養比=65歲以上人口/ 15-64歲人口*100%)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未來五十年我國社會撫養比預測及其研究》

                在現代社會,私人儲蓄和公共養老金是供養老年人的主要來源。發達國家財政收入中的很大一部分,被用于支付養老金和醫療福利等養老保障。這些用于養老的公共開支,其實通過向目前正在工作的年輕一代征稅來籌集。因此,在老齡化社會,隨著政府養老支出的增加,稅收負擔和財政赤字也將會隨之上升。下圖顯示了老齡化和公共支出占GDP的比例。正如預期的那樣,一個國家的撫養比越高,其公共支出占GDP的比重就越高。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2015年資料來源:世界銀行,2015年

                為了應付日益增長的養老需求,政府只能提高稅收或者減少福利(包括延遲退休年齡。)

                減少福利包括延遲退休年齡,這可能引起人們的不滿。提高稅收將會降低經濟的活力,尤其是年輕人的活力。增加赤字只是拖延問題,因為赤字最終需要由更高的稅收償還。中國經濟的宏觀稅負已經非常高,所以這次增加社保負擔會引起如此這樣大的輿論反響。

                但加征社保是不得已而為之。而且,計劃生育下長期低生育率導致的負面效應才剛剛開始。隨著年輕人口不斷減少,未來情況會越來越嚴重,減少福利或者加征社保的壓力只會與日俱增。這些都是在為低生育率還債,責任很大程度上是以限制生育為特征的計劃生育。正如獨生子女面臨撫養四位老人如此沉重負擔的根本困境,是自己沒有兄弟姐妹幫忙。

                現行過重的稅收和社保負擔只是結果,要降低總體稅負,只能壓縮其他方面的開支,比如縮減政府行政開支及減少外援和低效投資等。雖然對貧困國家的大規模援助和投資,對消化國內過剩產能,擴大中國產品的市場,乃至提升中國的國際地位都有現實意義,但是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通過鼓勵生育來提升未來中國的人才規模、市場規模和創新力更是當務之急。

                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齡化是威脅中國未來發展的最大風險。2017年是全面二孩政策實施的第二年,這一年的出生人口僅1723萬,比2016年少了63萬,比衛計委預測的最低值還少了整整300萬。由于人們生育意愿普遍低迷,即便在2018年全面放開生育,出生人口銳減的趨勢也不會有所改變。為了防止今后的人口結構進一步惡化,需要提高目前過低的生育率,這是一個非常艱巨的任務,需要巨大的財力投入。如果不能扭轉出生人數下降的趨勢,中國未來的形勢只會更嚴峻。

                由于中國房價相對于收入是世界最高的,中國的育兒成本也在世界上位居前列,再加上中國婦女的工作壓力也最大,所以中國的自然生育率可能是世界最低之列,這就需要至少用GDP的2%到5%來補貼生育,才能有效提升中國的生育率。具體可以通過個稅和社保改革來輔助生育。比如,可以通過減免社保的方式給予多孩家庭補貼。現在的社保各地的繳納水平略有不同,但是一般是個人部分在10%左右,單位部分在20%左右。如果多孩家庭能夠免交社保,就可以增加10%的收入,企業就可以減少20%的負擔,企業也可以把省下的部分返還給個人或者提供產假等更多的福利。除了社保減免,財政補貼還可以包括其他的稅負,比如所得稅的減免和現金獎勵。

                給多孩家庭免征社保,雖然表面上加重了社保入不敷出的困境,但是這可以鼓勵更多人愿意多生孩子,長遠來說有利于社保的可持續發展。作為對社保的未來投資,可以由中央財政以鼓勵生育的撥款名義來代為支付這部分社保。這種措施可以減少撫養小孩的負擔,短期可以提高生育率,長期使得社保平衡。

                總而言之,雖然中國總體還有很大的減稅空間,但是由于人口結構惡化導致社保負擔增加,綜合稅負減輕的空間有限。而且未來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加深,社保支出壓力會越來越大,所以公共財政必須把每一份稅收用到回報最高的地方。

              個人簡介
              攜程網聯合創始人,董事局主席,斯坦福大學經濟學博士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北京赛车pk10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