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dom5"></small>

              中美貿易失衡的根源是什么?

              黃志龍 原創 | 2018-04-16 17:08 | 收藏 | 投票
              關鍵字:中美貿易失衡 

                 最近中美貿易戰一直在持續升級,美國攻勢綿密、咄咄逼人,中國則反應迅速、見招拆招。追本溯源,特朗普之所以會挑起這次貿易戰,其主要理由于對華長期貿易逆差,而特朗普也不止一次拿此說事,要求今年中國削減對美逆差1000億美元。創紀錄的對華貿易逆差,表面看似乎是美國吃了大虧,然而數據就代表一切嗎?本文試圖以iPhone X成本和利潤構成,來剖析數據背后掩蓋了哪些真相?

                一、美國對外貿易逆差不會因為貿易戰而消失

                從歷史上看,美國對外的貿易逆差是長期存在的。自上世紀70年代起,美國對外貿易逆差整體上呈現出逐漸走高態勢(參見圖1)。值得注意的是,上世紀80年代中期正值美日貿易戰爆發,其間美國貿易逆差雖然略微有所回落,但并沒有徹底扭轉美國對外貿易“失衡”趨勢,而美國對日本的貿易逆差也同樣未能得到根本改觀(參見圖2)。

              圖1 1960-2017年美國對外貿易差額走勢圖1 1960-2017年美國對外貿易差額走勢
              圖2 1985-2017年美國對日本貿易差額走勢圖2 1985-2017年美國對日本貿易差額走勢

                再看中美雙邊貿易,1985-2017年間,美國每年對中國都存在著貿易逆差,且總體上還有逐年增大的趨勢,2017年更是達到創歷史新高的3752.3億美元(參見圖3)。也正是以此為由,美國發動了對中國的貿易戰,旨在改善中美雙邊的貿易失衡問題。

                然而歷史已經證明,不管美國打不打貿易戰,其對外貿易逆差的常態是不會改變的,對日本如此,對中國必然也是如此。

              圖3 1985-2017年美國對中國貿易差額走勢圖3 1985-2017年美國對中國貿易差額走勢

                這是為什么呢?最直接原因便在于現行的貿易統計方法本身存在局限性。

                目前國際通用的貿易統計規則是“原產地規則”,即以跨越國境貨物的物理價值為基礎,并根據貨物的來源國和目的地來定義進口和出口。如央行行長易綱在博鰲論壇上所言,由于中國長期處于亞洲產業鏈的末端,中國往往會從日本、韓國和中國臺灣等地區進口部件,經過一系列加工處理完成后對美出口成品。而這一格局的形成,讓美國從日韓等地的進口轉移至中國,進而造成日韓等國對美國貿易順差的下降與中國對美順差攀升。

                在此過程里,中國潛移默化地扮演了整個東亞產業鏈全部角色,中國對美貿易順差實質上反映的是整個東亞產業鏈對美貿易順差。2017年,中國對日本、韓國和中國臺灣三地區的貿易逆差累計額高達1929億美元,而1997年僅為154億美元(見圖4)。因此,單純針對中國挑起貿易戰,并不足以抵消美國對東亞的逆差狀況。當然,中美貿易失衡的根源遠非這么簡單,沿著剛才的思路深挖下去,我們會發現背后還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圖4 中國大陸對日本、韓國、中國臺灣三地區貿易逆差額圖4 中國大陸對日本、韓國、中國臺灣三地區貿易逆差額

                二、中美貿易失衡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在此,有必要先明確“全球價值鏈”這一概念。隨著經濟全球化的不斷深入以及在以互聯網為核心的新一輪產業技術革命的大力推動下,越來越多的跨國巨頭已經開始著手在全球范圍內進行資源配置,其產品的研發設計、生產加工、分銷及售后服務等環節,已不再局限于同一個國家或地區,而逐漸演變為“一件商品,全球生產”的局面,即所謂的“全球價值鏈”。

                這些跨國巨頭不再通過制造產品獲利,而是利用對品牌和技術的壟斷,獲得每一件產品價值鏈中附加值最大的部分。從微笑曲線來看,美國跨國巨頭所在的本土更多位于曲線兩端的盈利大頭位置,而發展中國家的盈利利潤率則長期處于微笑曲線最底部(參見圖5)。

              圖5 跨國公司全球價值鏈微笑曲線圖5 跨國公司全球價值鏈微笑曲線

                數據來源:蘇寧金融研究院制圖

                對于中國來說,由于在全球價值鏈分工中具備勞動力方面的比較優勢,因此會從拉美、中東、澳大利亞等國家和地區大量進口資源,從美、日、韓和德等國大量進口中間品,在國內進行組裝和加工后再出口至歐美等地,實際的增加值僅是中國加工組裝的部分,但是在現行的出口核算方法下,出口產品均按照出廠售價計算,這也無形中大大高估了中美的貿易順差。

                事實上,中國的對外貿易結構也說明了這一問題。2017年中國對外的貿易順差中,加工貿易占比高達61.9%,而一般貿易僅占38.1%(參見圖6)。這一現狀,勢必造成“貿易逆差在美國,利潤逆差在中國”的局面。因此,中美雙邊的貿易狀況,遠非數據顯示的那般“不公平”。

              圖6 2017年中國對外貿易的結構(億美元)圖6 2017年中國對外貿易的結構(億美元)

                數據來源:wind資訊,蘇寧金融研究院

                三、透過iPhone X的制造成本與利潤分成看美中貿易逆差

                我們不妨以美國的蘋果公司為例來加以說明。

                曾經有一本名為《一只iPhone的全球之旅》的暢銷書甚是流行,該書講述了蘋果公司的iPhone手機傳奇的一生:在美國設計,在日本制造關鍵零部件,由韓國制造最核心的芯片和顯示屏,由臺灣廠商供應另外一些零部件,最后在深圳的富士康工廠里組裝,然后空運到美國,再被蘋果商店門口排隊的華人買走,走私回中國,然后賣到中國各地,然后又被深圳的手機作坊回收翻新再出售,最后被當作電子垃圾拆解回收……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按照現行的國際貿易統計方式來判斷,當iPhone在富士康工廠里組裝完畢后空運至美國,那么這款地地道道的美國手機,卻會被算成是來自中國的進口;也就是說,蘋果公司最賺錢的手機,在為美國創造巨額利潤的同時,對美國出口的貢獻居然為零!

                倘若把iPhone產品在海外創造的收益計入美國的出口當中,那么美國總體的貿易赤字情況又當如何?我們可以基于蘋果公司的最新款手機iPhone X,來大致算一筆賬。

                數據顯示,單部iPhone X的BOM成本總價為412.75美元,約合人民幣2700元,僅占其在中國區售價(64GB,8388元;256GB:9688元)的30%左右。如果不考慮研發、營銷等方面的支出,那么果粉們每購買一部嶄新的iPhone X,便會貢獻出近6000元人民幣的利潤。

                那么這些利潤將如何分配呢?根據美國加州大學和雪城大學3位教授合作撰寫的研究報告《捕捉蘋果全球供應網絡利潤》,一部iPhone手機利潤在世界各個國家/地區分配狀況差異巨大,蘋果公司每賣出一部 iPhone,便獨享其中近六成的利潤;排在第二的是塑膠、金屬等原物料供應國,占去了 21.9%;作為屏幕、電子元件主要供應商的韓國,也僅分得了 iPhone 利潤的 4.7%;至于中國大陸,只是通過勞工獲得了其中 1.8%的利潤份額(參見圖7)。

              圖7 iPhone產品的利潤分配格局圖7 iPhone產品的利潤分配格局

                如此看來,每賣出一部iPhone X,蘋果公司可以從中獲利超過3000元人民幣。倘若將這一數字粗略認定為所有iPhone產品的盈利,那么2017年,美國因從中國“進口”iPhone而獲得的利潤將超過220億美元。更進一步,Counterpoint Research統計顯示,2017年iPhone產品在全球銷量高達2.16億部,倘若去掉在中國的5100余萬臺銷量,從中國“出口”海外的iPhone產品高達1.56億部,其中美國為7000萬部。根據蘋果公司2017年年報的營收結構,僅iPhone產品就擴大了中國對外貿易910億美元的順差,擴大了對美貿易順差400億美元,蘋果公司從中獲得的毛利潤將在527億美元和232億美元左右。

                這才僅僅是蘋果公司的iPhone產品線,現實中這樣的跨國巨頭還有很多,比如耐克運動鞋在福建制造,戴爾、惠普電腦通過富士康公司在重慶組裝,這些都是導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虛高的重要因素。

              個人簡介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中心主任、高級研究員。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北京赛车pk10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