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dom5"></small>

              中國傳統兩種精神:天子精神與士子精神

              楊鵬 原創 | 2018-09-04 13:36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中國有兩大精神傳統:天子精神和士子精神。

                當今在中國知識界和社會中流行的,任然是士子精神傳統。

                什么是天子精神?

                明清留下的北京天壇祈年殿,供奉皇天上帝,配以祖先神位。天壇宗教模式,源于什么思想傳統呢?

                《孝經》中說:“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

                《禮記》中說:“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此所以配上帝也。”

                祭祀上帝配以祖先,這不是儒家的創造,是儒家文獻對傳統的繼承。

                清道光年間出土的周武王時期的青銅器“天亡簋”,內有銘文七十六字,記載周武王滅商后,集合諸侯,在天室山上,祭祀上帝,配以周文王靈位。原文是:于王丕顯考文王事喜上帝。

                天壇傳統,源于西周郊祭傳統。西周郊祭傳統,又受商朝影響。殷墟甲骨文中,祭祀上帝和祖先是常事。

                周朝郊祭的對象是上帝。祭祀的精神前提是:

                第一,相信這個世界之上,有一個主宰力量。商周人稱之為上帝。

                第二,這個是有主觀意志的至上神,會回應人的德行,會介入人類歷史,會將天命賦予有德者,會決定人命運的起落和國家命運的興衰。

                第三,君王要向上帝獻祭禱告,感恩取悅上帝。以敬天愛民之道,祈求上帝護佑風調雨順長治久安。

                第四,上帝面前,沒人可驕傲。人只能順應上帝,奉行上天之道。天子不過是上帝揀選的臣仆,天子也必須在上帝面前跪下雙膝,奉獻犧牲,信靠祈禱。

                歷史上,沒有幾個君王能真正做到敬天愛民,但這并不妨礙敬天愛民是中國天子精神傳統。

                與天子精神不同的,是士子精神傳統

                士精神,經過了兩個階段。從孔子的敬天尊王到王陽明的敬己尊王。

                孔子開辦私學,有教無類,就是教育士人。“出則事公卿,入則事父兄”,敬天忠君孝敬父母。孔子以士為教育對象,《論語》更多屬士子精神,非天子精神。但是,孔子是敬畏天命的士,是禮敬上帝的士。他知道“天生德于予”,因此“畏天命”。他因為有天信仰準則,所以會評判朝廷是非。

                孔子以后,經過孟子強調“堯舜與人同耳”,到禪宗慧能對自性即佛-不假外求-明心見性-直了成佛的倡導,中國士階層越來越走向內圣,最終形成一種很特別的精神結構,以王陽明為代表。贊美的稱之為“內圣外臣”,批判的稱之為“內圣外奴”。以內圣自尊,以臣仆用事。自以為內圣,所以以己心為尊,不跪上帝,不敬上天。要為君王所用,所以忠于君王,為君王臣仆。

                王陽明說:“心即道,道即天。知心則知道,知天。”天在自心,道在自心,知自心即知天,知自心即知道。相當于上帝在自心,上帝之道在自心,知自心即知上帝,知自心即知上帝之道。吾性自足,不假外求。

                陽明心學的觀點,在人類歷史上并不鮮見。早在王陽明之前,就有慧能自性即佛。早在慧能之前,古希臘畢達哥拉斯就有這種自我即神觀點。以后的猶太教神秘主義、基督教神秘主義、伊斯蘭蘇菲派都有這種觀點,都要從自心中去尋找宇宙本源。

                但這些神秘主義者與王陽明的不同在于,王陽明將圣人與臣仆統一起來,成為跪在君王前的圣人,這是中國士子精神變化出現的特別結構。不是什么“內圣外王”,而是“內圣外臣”。精神上把自己當上帝,行為上把自己當臣仆。

                王陽明的君主是明武宗朱厚照。這是位爭議很大的年輕皇上。贊美的說他誅殺宦官軍功有成,否定的說他“朝綱紊亂”、“耽于嬉游”。

                王陽明倡導吾性光明不假外求,明朝皇帝則認真修天壇向上帝獻祭祈求。北京天壇,明朝廷從1420年到1538年一百年多年時間,不斷修整擴建。明朝史官對明朝皇帝天壇祭祀有詳盡的記錄。

                想象這樣一幅圖景——以己為圣的士子跪在天子面前,天子跪在上帝面前。跪在上帝面前向上帝祈禱的,統治了不向上帝下跪祈禱的士子們。士子文化講內圣,天子文化講敬天,結果敬天者統治了內圣者。

                中國為什么會形成天子-士子、君主-君子這兩大不同的精神傳統呢?一個猜測是:士人君子各敬己內圣,人人自以為是,失去共同準則,原子化分散,君子不黨,缺少凝聚力,不能形成自組織,只能服務皇家。失去了上帝信仰依托,就失去了評判君主是非的自信和勇氣。孔子《春秋》有對當政者的是非評論,王陽明《傳習錄》只字不評君主。而王陽明的君主,頗多荒唐之行。

                皇家敬天祈禱,以己為上天臣仆,天命在身,使命在己,心有依靠,皇族凝聚,最終成為士人君子的凝聚中心和精神依托。士子的不假外求是偽驕傲偽自信,天子的下跪祈禱是真驕傲和真自信,結果是天子敬天,士子敬天子,形成上帝-天子-士子-百姓的等級結構。

                本來有利于君主統治的思想,最后變成了士子君子的追求和審美。他們在為自強不息感動的時候,卻忘了前面應有的源頭——天行健。

                今天仍有不少人贊美君子,要中國人當君子。他們沒告訴我們,君子君子,君主之子。講的不過是士子傳統,說的不過是臣仆精神。

                未來中國需要的,不再需要士子精神的延續,而是需要天子精神的普及。懂得在上帝面前下跪祈禱,敬天愛人,中國方可成為人人皆天子之國,成為人人平等、人人有尊嚴的國度。

              個人簡介
              出生時間:1963年10月22日。 出生地:云南昆明 教育:北京大學西語系文學碩士,上海大學社會學博士。 出版書籍: 《成為上帝》(哲理散文) 《東亞新文化的興起——東亞經濟發展論》(經濟類專著) 《老子詳解——老子執政學研…
              每日關注 更多
              楊鵬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北京赛车pk10安卓版